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積木人 | 14-Feb-11, 6:34 PM | 一般 | (239 Reads)

今天大家熱烈討論一個中大碩士畢業生,找了二百份工作也不成功。

我有段日子,寄了三百封求職信,面試過二三十次,試過在發燒的狀態下,被面試官遺棄在會議室一小時以上。依然找不到工作。

我明白那重尊嚴被踐踏的感覺。

我也試過被香港電台欺騙,結果和六個中大理科生一同在電台節目以見工的形式被一個公司名也不敢說出來的所謂老闆當傻子玩了半天。情況也許跟現在那位先生差不 多(尤幸沒有結拍到照片),所以我明白,看傳媒做出來的東西,能多小心就要多小心。我不能說他們都是壞人,但我就是不能相信他們。總之,惡魔在細節之中。

過去的星期,我看了<惡人>和翻看了<告白>,心裡有被觸動的感覺。

到底誰是惡人?

我們很多時,做了自以為微不足道的事,對別人來說,可能就是生與死的分別。

我敢問,如果梁先生看到報導,明天受不住壓力自殺了,閱報的諸位,於心何忍?又情何以堪?

我是中大人,我對中大很憤怒,我知道中大對學生就業所給予的幫助有多麼的雞肋。

以前我會狂插中大,但今天,也許我老了,想到的卻是別的。

梁先生也是中大人,我看不起他,即是看不起我自己。

大家算是同門師兄弟,應當能幫的就幫,怎麼能讓人看扁了?

能對自己的母校抱怨,能對師弟恨鐵不成鋼,但卻萬萬不能同門相殘。

說得遠點,香港出了一個要領綜援的碩士生,是為自已臉上貼金還是替自己抺狗屎?

落井下石,恥笑奚落並不能解決問題。對社會既無幫助,對梁先生也沒幫助,對母校更沒有幫助。最佳的方法是封滅了他的口:讓他工作,重過新生。

剛聽到朋友說新校長會親自接見那先生,也願意幫助他。

我為中大有一個好人,一個有智慧的人做新校長感到安慰。

沈祖堯,好!

 

後記:我看他寫的"求職信"之後,當然明白佢為何找不到工作喇。他也許有點精神病,也許是太過憤世嫉俗,但這又如何呢?他和我們不一樣,因為他至少有一顆Crazy heart。結論還是一樣,最好就是盡快"封口"。


積木人 | 16-Dec-10, 4:48 AM | 一般 | (89 Reads)

Picture 請想想五/十年前的自己,
有否改變?
 
有些人頭抬得高高的,
很愛自豪的說,
本人十年如一日,
從來都沒有變過,
以後亦不用改.
 
這些人一是生活圈子有問題(例如活在孤島上十年),
又或是眼睛,分析力,或自我認知有嚴重缺憾,
因為這根本是沒有可能的.
 
時間過去了,
書本讀多了,閱歷增廣了,智慧自然增長了.
朋友多樣化了,工作經驗多了,交際手腕自然圓滑了.
戀愛失敗多了,跟親人吵得多了,自然學會珍惜了.
食物吃多了,夜車開多了,歲月流得快了,
面容亦悄悄的改變了.
最後,性格也自然而然的改變了.
 
人擁有對環境改變很強的適應能力,
現在社會變更比以前快上千倍萬倍,
我們的人生都被超級的壓縮在一起,
轉眼十年,已是百年身.
 
所以人不斷成長,不斷改變,去追上社會的步伐,是自然不過的事.
人生遇上了錯誤,學"精"了,找方法改善自己,乃是君子自強不息.
 
拒絕改變,拒絕成長,拒絕進化,就只有被社會毀滅一途.
 
彭浩翔當年十多歲己初出道出書,以類近村上春樹而自豪,
結果卻給文壇前輩批以"懶惰"二字.
彭浩翔最初經不起批評,依然故我.以為自己才是對的.
日思夜想後,終於接受前輩的批評,
完完全全丟棄以往虛無飄渺的感覺系手法,
努力經年,終於出版了<全職殺手>一書,一炮而紅.
書本亦被改篇成為電影,由劉德華和反町隆史主演.
時至今天,他已成為著名的編劇和導演.
 
 
誰不用改變?
 
 
----
我行我素,誓不肯改,那叫任性.
因為你不改等若要別人遷就你,那叫自我中心.
年華一去,
所有這些都會忽然找上門來.
然後問: Who moved my cheese?
 
註: 有本錢如富豪美女才俊則另作別論....


積木人 | 01-Nov-10, 2:00 AM | 一般 | (117 Reads)

Picture

Picture 


積木人 | 10-Aug-10, 6:31 PM | 一般 | (127 Reads)
在這個時間,
這個商廈中心區下午茶時間,
在這綠色一遍,簡約路線的modern cafe大吃大喝,
邊跟餐廳老闆和potential老闆娘聊著各自的信念
實在是賞心樂事.

老闆說,留學回港,
本來他只是不能吃牛肉,
慢慢生起一點關心,
後來上了Youtube看到很多屠場的實況片子,
實在再看不下去(老闆娘也做起一臉恐懼的表情),
所以就這樣決定了.

老闆,請讓我跟你致以敬意.
這個大愛的心,著實不容易啊.

聊著聊著,
老闆又說,這些年的領悟.
其一是他發現,原只要你有一個好的念頭,
你忍耐著,
它很自然的就會生根.
然後,神奇的事就會發生.
我們都相信,背後一定有很多不可思議的事在流動著.

老闆又問起我吃素的原因,
我的經歷和感慨.
那種"叮"一聲的覺悟.
對存在,靈魂和精神道理的理解.
雖然大家信念的來源不同,
但竟然忽地有種相逢恨晚+他鄉遇故知的感覺.
和而不同都已經很難,
難在他竟然聽得懂我們說的東西.
而且真誠地想了解,
而非出於禮貌或憐憫的理解,
這個在香港,
我還算是頭一趟遇上.


謝謝你的安排.

我遇到了他們倆,
令我審視起眼前的事.

積木人 | 19-Jul-10, 11:32 PM | 一般 | (272 Reads)

阿Sir話唔買唔得, 呢個投資一定要比...
鬼叫我踩Bass又真係差到無朋友咩...
無力, 唔準樣樣齊...
不過都估唔倒個行頭真係咁堅揪... 真係洗唔洗呀...
由尖沙咀拎返office, 拎到我得返半條人命咁滯.

我: 我得咁多budget, 可以買咩呢?
女Sales: um, 就呢隻啦. 算係佢Top model架喇. 做緊Promotion.
我: 好. 加埋pad個丫唔該.
女Sales: +400.
我: Ok. 有無得簽card?
女Sales: 有.
全程不過1分鐘.

以前一路都好鍾意TAMA的base drum既聲... 好厚... 
Pearl同Yamaha都唔係個皮... 雖然未踩過dw... 唔知邊個勁d? 估唔倒base drum就無份... pedal就反而有個.... 

 

Picture 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


積木人 | 07-Jul-10, 7:05 PM | 一般 | (97 Reads)

雖然我沒有那樣的幸運, 只有綿綿不盡的憂愁, 但是還真的被這樣的歌聲感動到了. 


積木人 | 27-Jun-10, 2:27 AM | 一般 | (106 Reads)

一切都是我想太多了.

其實並沒有發生過. 

對不起.

由現在起, 我要重新做人.

我要努力工作.

我要努力玩耍.

我要努力將所有都忘記.

直到那一刻, 我找到那一個我.

 

 


2010-06-26 

 

人打波, 我打波, 係我要打波時個天就黎落雨.
重要打到遍體鱗傷... 

Picture 

 


積木人 | 19-Jun-10, 6:14 PM | 一般 | (164 Reads)

Picture

 我曾立志要當一個銷售員.

 

有一次,組織因為某些人的決策執行問題,

積壓了大量的運動套裝,

直接導致組織的經費出現嚴重赤字.

這個爛攤子,誰人都不想去觸碰.

因為,那些運動套裝,

款式過時,做工更加不消提.

望著那堆廢物,

我忽然決定當起了銷售員.

 

想了幾天,賣了一天.

結果--

運動服由一件一件的包裝好賣出去,

很快的就變成要排隊結帳,

也不久後就出現斷碼,

到最後一件不留.

危機就此變成快樂的慶功宴.

 

為甚麼我想當銷售員?

因為,

我還記得那些顧客聽到我的銷售點子之後,

面上那高興的快要將貨品吞下去的表情,

實在深深的印在我的腦海裡.

她們那發自內心的喜悅,

到底賣的不賣的出去否已然不重要,

重要的是,原來銷售是一件令人很快樂的過程.

 

有一年,有一位朋友毅然決定從事保險業,

我問他為何要做這個令一般人厭惡的行業,

因為我已打算由他上工那天起,

跟他”絕交”...

但,他輕輕的答了我一句:

因為我覺得這份工作是在幫助人.

 

噢,我明白了.

 

另一天,

我認識了另一個銷售員.

一個很特別的銷售員.

相識合作至今,已然九個寒暑.

其他的不要說,

但每當看見他戴起銷售員的帽子給我電郵,

每每都令我看的喜不自勝.

銷售員的樂觀,

銷售員的正面,

銷售員給你一個天真無邪的夢想,

無論他其實是要賣你一幢快塌的樓房,

無論他其實是要在你錢包拿掉你的年薪,

無論他只是想騙騙你將你奴役至死.

你始終還是快樂得不能自我.(吃k仔大概也是想快樂一點吧?)

 

這不就是大家夢寐以求的嗎?

或者,其實我們都只是希望找到一個能讓你,

無怨無悔的獻出你一生所有的銷售員而已.

 

只可惜,

我卻只當了一個出賣自己的不合格銷售員.

 

 

 

 

 

 

我不要呀.................................... 

 

Picture

 


積木人 | 08-Jun-10, 5:47 AM | 一般 | (125 Reads)
Picture

對事情感到失落,偶爾都會安慰自己,

是不是冥冥中有安排.

我當然知道這叫做阿Q精神,

但人在失落的時候,

如果每每都將自己武裝起來,

將自己的刺都向外橕起來,

會不會有點兒太過累人了?

力量枯竭了,難得讓自己胡塗一下,

讓自己隨風憂傷哀思一會兒好了.

 

想起安排,總離不開人與人之間那似有若無的緣份.

緣份兩個字,我們總愛隨便的掛在口邊.

很好奇,緣份要visualize的話應是怎麼個樣子?

我總愛幻想成是一根在你我身上的連線.

 

站在那紅色的交通燈下,

大家原都有根氣若游絲的線在連著我們.

走在那人來人往的十字路口,

我們就像在一個紗線海裡飄游.

紅漸變黃,黃漸變綠,

你在那人海中奔馳而去,

身上的那根線,隨隨的在微風中清逝.

只剩下了忽然模糊的眼睛.

 

的的的的的的的,

腦際又飄起了那難以釋懷的故事--

 

從前有個書生,和未婚妻約好在某年某月某日結婚。

到那一天,未婚妻卻嫁給了別人。

書生受此打擊,一病不起。

 

這時,路過一游方僧人,從懷裡摸出一面鏡子叫書生看。

書生看到茫茫大海,一名遇害的女子一絲不掛地躺在海灘上。

路過一人,看一眼,搖搖頭,走了。

又路過一人,將衣服脫下,給女屍蓋上,走了。

再路過一人,過去,卻挖個坑,小心翼翼把屍體掩埋了。

 

僧人解釋道,那具海灘上的女屍,就是你未婚妻的前世。

你是第二個路過的人,曾給過他一件衣服。

她今生和你相戀,只為還你一個情。

但是她最終要報答一生一世的人,是最後那個把她掩埋的人,

那人,就是他現在的丈夫。

 

書生恍然大悟。

 

”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

 

 

 

感慨,也釋懷,世事冥冥中有安排.

感慨,到底是在等女屍,還是女屍在人海中找你?


積木人 | 03-Jun-10, 12:32 PM | 一般 | (972 Reads)
Picture在想,有必要這麼狠嗎?
有聽過,
妄語的人要拔舌,
也有聽過,
要用舌頭拖著車去耕田.
總是種虛無飄渺的想像.

但,一千根針嗎?
一枝針游走在咽喉,
穿過胃壁,
穿過橫隔膜,
穿過手指,
穿過心臟,
一滴一滴血伴隨甩不開的痛楚.
真的,要一千根針嗎?

為甚麼要說慌呢?
如果只是為了庸俗的物事,
只要揮一揮指頭,
只要動一動嘴巴,
馴服如我,
早已夾著尾巴將要的都獻上了.
為甚麼偏就是要選擇說慌呢?

別以為自己很聰明就可以說慌.
慌話並不需理性來辨識的.
剛跟你說過話的人,
他這個第三者也會無意識的將你的破綻透露出來.
而且現在有網路世界,
騙得了自己騙不了人.
別天真的以為一點聰明就可以說慌了.

真相是痛苦的.
但及不上被騙的痛楚.
那種被背叛的感覺,
如撕心,似裂肺,
恰巧就如一千根針穿插在身體裡.
越靠近的你心,插的偏就越多越狠.
夜闌人靜時你不期然想問,

真的,就只有一千根針嗎?





然而誰又明白這狠話的矛盾心意.

Next